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斐济 > 斐济

杂技英豪在斐济

   中国与斐济之间的文化交流,以来自中国的杂技团为最受当地民众欢迎。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中国杂技团到过斐济了,反正当地人对中国杂技早已不感到陌生,许多人甚至迷上了这门有二千五百年历史的中华传统艺术。中国杂技以其悠久的历史以及其独树一帜、绚丽多彩、古朴大方的艺术特色,卓立于世界杂技艺术之林,弥足自豪。

    1982年,湖南杂技团访斐。当时我和妻子、女儿刚到斐济不久,尚是“仔细老婆嫩”,忙于糊口。只记得该杂技团在劳托卡市演出了“椅子顶”、“耍花坛”等传统节目。演出后全团还应印裔富商潘贾邀请,到其豪宅晚餐,我亦叨陪末座。由于潘贾先生是素食主义者,所以那顿饭吃的全是黄澄澄的咖喱茄子、豆与薯仔,很辛辣,用纸盘盛着,既没筷子也无刀叉。次日该团去了瑙鲁岛,由于那时与中国没有邦交,抵达后险些无法公演,我的大舅爷帮忙从中疏通政要,总算如期演出。

    1991年吴桥杂技团到访,下榻劳托卡的海风酒店,距我所经营的明华餐厅仅百步之遥,在有关方面与当时在劳托卡的中山籍侨领杨灿容的安排下,杂技团一日三顿都在小店吃,我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云吞与面条。吴桥杂技团的表演很受欢迎。

    华人组织起来独力接待大陆来访团体始于1993年7月,以区本、高仲林、方志伟、施杰等组成的斐济旅游公司负责接待山东省济南杂技团,7月19日起在苏瓦市政大会堂连演四场,后移师南迪喜来登大酒店演了两场,26日至劳托卡,在邱吉尔运动场演了一场。

    邱吉尔运动场是露天的,由于要上演“转台叠椅造型”等高难度节目,我们配备了一台大型吊车用来悬挂保险钢丝。区本还现场设计制作了一个活动舞台。我们请来一队童子军负责把守各出入口与中央供电室。

    首演之夜,三千多名观众陆续入场。表演开始不久突然刮起了四五级大风,区本当机立断,调动四辆汽车在舞台后面排成弧形,形成了一道挡风的屏障,再挂上欢迎横幅,又成了布景,真是一举两得。当晚演出的“台上高车踢碗”、“飞叉”等节目,不断引起观众喝彩与掌声。

    该杂技团团长刘绍远是山东画院的画家,尤擅写鱼,我到其下榻酒店拜候,见他正展纸磨墨,与区本切磋画艺,他送了一幅鲤鱼图给我,可惜后来我弄丢了。为报答刘大师馈赠墨宝,我请全团到南迪的睡美人花园观光,此园原属荷里活影星雷蒙,内有180种西洋兰花,演员们赏花漫步,尽兴而归。

    1998年,由河北省文化厅外事处处长李建松率领的中国杂技小组访斐,斐济旅游公司再次负责接待,在市政大会堂连演四场,再至瑙索里、南迪、劳托卡与巴城巡回演出。我当时已移居南迪开设白云酒家。

    在劳托卡演出的场地仍是邱吉尔运动场,由于杂技小组仅有几名演员,偌大一个场地,恐显得阵容不足宏大。经与使馆、区本等研究,我派出刚在南迪组建的华人协会西北区分会醒狮队和武术队同台演出。当晚杂技演员虽不多,可表演的节目十分精彩。武术队教练沈师父曾获马来西亚北婆罗洲武术冠军,他上台表演了一套南拳,举座轰动。

    以后,2001年“中国周”期间,天津杂技团在苏瓦市政大会堂演出,其中的武术、蹬技、顶缸、鞭技都很具水平。

    2004年10月,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2004年武汉杂技团南太平洋之旅”的一部份,武汉杂技团莅斐献艺。这次在大会堂公演。票价定为前座10元后座8元。演出收入的盈余由区本、马德文、方朱培、袁炳堂、王廷杰等与我作为代表,悉数捐给“刘神父之家”老人院。

    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中国杂技英豪带来了中华文化的精粹,杂技表演艺术是通过肢体动作的高难技巧来展示力与美的艺术,它不受国界、地区语言、文化习俗的限制,有着男女老幼皆可观赏的特点。前中国副总理1曾讲过:“文化的交流是思想的交流、感情的交流、心灵的交流。”斐济的观众看毕演出,对中国人的表演表示出极度赞扬与钦佩,就此而言,文化交流的其中之一目的已经达到了!(作者:(新西兰)孙嘉瑞)

  

上一篇:斐济华人的“拜公山”
下一篇:太平洋岛国汤加的奇特火把舞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