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悉尼

悉尼风情 - The Domain

今天又是一个“收获日”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是这样的...这样的...样的...的...

  

  幸运得很,最近刚刚找到一份“WORK EXPERIENCE”的工作。

  (背景小知识:澳洲雇主有一种很成问题的想法:假如你没有澳洲本地工作经验,一般来讲,很少有公司会雇用你。可问题是如果没有人雇用你,你将永远得不到本地工作经验---整个一个CATCH22!于是就有这么一些公司或非公司组织,愿意招收短期“义务工”,不给钱,好像也不让你做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做一段时间后,你便有了“LOCAL WORK EXPERIENCE”,对未来找工好处大大的!不过,即使是这种工作,机会也很少,面试也一样严格。另一方面,要是“试工”期间这位雇主觉得你这家伙还行,就此看上你了,也不是没有先例的。所以说是件幸运的事。)

  话说下周一就要上班了,今天先去“踩踩盘子”探探路,顺道买点日用百货,外加礼品包装、手机充值什么的,一举多得。

  路很好找,就在Darling Habour旁边,风景还不错。看看时间尚早,突然灵机一动,决定到鼎鼎大名的The Domain去转上一圈。因为明年二月,一台由电视7台赞助的免费La Traviata,将在The Domain隆重上演,指挥是Simon Young。

  The Domain也很好找,横穿Hyde Park,绕过公园里那座华美的Archibald Fountain,再走过一座据说是澳洲最古老的Cathedral:St.Marys Cathedral,那一大片奢侈的草地便是The Domain了。

  在The Domain里闲逛了一会儿,觉得前边那座被我想当然认作电影院的建筑甚是可疑,绕到正门一打量---天啊!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我真老土得可以!竟然以为一切仿希腊古典风格的建筑都是电影院!

  大门两侧,各有一尊骑士铜像,分别是The Offer of Peace和The Offer of War,“和平”手擎橄榄枝,愁眉苦脸,“战争”手托Nike,耀武扬威。

  走进去,确认免费(:-P 不好意思,习惯了),存好包,我这半瓶子毫无心理准备的醋开始慢悠悠地逛荡起来。

  旷大的展厅里,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艺术作品---从中世纪到后现代、从荷兰到意大利、当然还有澳洲本土(包括土著)的绘画、雕塑---默默承受着屈指可数的几位游客游移不定的目光。这是我参观过的最静谧、最闲适的画廊。

  可怜我那一点点西方美术史的知识在这里遭遇了极大的挑战,有太多艺术家的名字我只能眨眨眼睛放了过去,好在那大部份是澳洲本土画家。:-P

  逛了一会儿,刚刚找到一些感觉,突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走进了一间充满维多利亚时代、特别是拉斐尔前派及相关艺术家作品的展厅。

  先说两幅大尺寸展品。

  左手边是Lord Leighton的Cymon and Iphigenia。这位从前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其作品道貌岸然假得可笑的画家,今天沾了“现场”和“尺寸”两个光,变得不那么俗气了。当然,作品本身还是关键:Cymon注视着熟睡中的Iphigenia ---如同背景深处喷薄欲出的朝阳,这可怜的少年也处在他心智觉醒的黎明。看看他的眼睛!只有一颗品尝过单恋的苦涩与甜蜜的心灵,才能体会那份难以承受又无法割舍的BITTER SWEET,造物的天神凭藉一位尘世女子的形体,点燃了他的灵魂。

  右手边,是一幅我从未见过的画卷:Edward Poynter的The visit of the Queen of Sheba to King Solomon。就象在看腻了老古板们战战兢兢描绘出的“教室里的”Salome之后,第一次看到Gustav Moreau令人热血翻涌不能自持的Salome一样,以前看到过的任何一幅Sheba与Solomon,都被我忘了个干干净净,我被眼前这馥郁奢华的场面深深地吸引住了:在充满东方情调、一派朱红与金黄的Solomon王宫殿中,女王走上陛阶晋见国王,她侧转娇躯,似乎要向王上展示她带来的黄金与香料,Solomon缓步相迎,青眼有加而又难掩王者傲气。我或可强调女王颈上珠宝的璀璨---据说当维多利亚时代的考古学家将他们自东方发掘出来的珍宝放在博物馆中向公众展示的时候,不列颠的画家尽皆为之倾倒,遂细细摹绘,移入画中;或可列数锡安宫中,雕梁画栋、木石鸟兽的瑰丽---“王用檀香木为耶和华殿和王宫作栏杆,又为歌唱的人作琴瑟......王用象牙制造一个宝座,用精金包裹。宝座有六层台阶......六层台阶上有十二个狮子站立,每层有两个,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在列国中没有这样作的。所罗门王一切的饮器都是金子的......所罗门年间,银子算不了什么。因为王有他施船只与希兰的船只一同航海,三年一次,装载金银、象牙、猿猴、孔雀回来。”(列王记上10) 但我要怎样才能描述王座后那些嫔妃的神情?她们或鼓琴弄瑟,慵懒他顾,或面露猜疑,神色不定---“所罗门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 这些妃嫔吸引他的心。”(列王记上11)以及廊后张望的群臣,阶下惶恐的黑奴,和阶畔那名斥弄孔雀的侍女?

  还有很多小幅的、但同样珍贵的作品,有Sir Alma-Tadema青年时代的作品A juggler ---34岁的他,还没有达到晚年那种驾轻就熟的圆熟境界,一些细部仍显少许糙涩。但画中那抹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阳光和人物松弛自在的神情体态(甚至包括那个耍杂耍的),都强烈预示着这位幸运儿未来的走向。另有一幅Waterhouse则大为不同,不看标牌的话,绝对不会知道它是日后那楚楚动人的水妖之父的手笔。

  还有Rossetti!我从未料想自己竟能亲眼见到他的作品,几副不大的Pastel,笔触细腻鲜活,仿佛画家在用画笔呵护着画中的女郎。我一时间犹豫不前,不知是该凑近些,再仔细打量打量他那标志性的签名图案,还是离远一点,免得打扰了“Rossetti女郎”梦境般恬静的呼吸。

  啊!这边还有一幅小小的Watts!我差点儿快乐地叫出声来!

  可惜还有几位我感兴趣的画家,比如Sir Burne-Jones的作品,暂付阙如。

  (近年来发现自己的口味日趋低俗,Lord Leighton和Sir Alma-Tadema即是两例,再比如Sir Burne-Jones,多年以前我一直把他的画比作廉价蛋糕上的人造奶油,现在却因看不到他的作品而倍感失落,大概因为人上了年纪便贪图安逸平庸,追求感官享乐,不求上进的缘故吧,真是悲哀!)

  本来都要离开这间展厅了,不料隔壁突然出现了一位热情洋溢的日本导游,和一大群虔诚恭敬的日本游客,吓得我赶紧退了回来。正好,那位刚才一直在和几个参观者比比划划、不知聊些什么的解说员,现在闲了下来,我于是走上前和他攀谈起来。这是一位幽默快活的老者,先用一副不存在的弓箭测了测我的视力,然后教会我怎样用四根手指放在眼前,屏蔽掉画外的世界,增强画中的1感,我们尝试了Sir Alma-Tadema的A juggler和Lord Leighton的Bracelet,奇妙得很!连背景庭院里的光都起了不同的变化!简直是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还解答了我的疑问,证实了挂在墙上的这些作品远非馆藏的全部。

  然后,象所有健谈的澳洲人一样,他开始大谈你从一位艺术馆解说员那里所能期望听到的一切cliche,从Mona lisa的breast cancer到Morris小姐有问题的脖子,似乎给画中人物诊断病情是医生们来画廊的主要目的。当他得知我在bank工作后,甚至给我讲了个黄色笑话:

  “Who’s the first acountant?”“Don’know, some Egyptian?”“No, it’s Adam.”“Adam?Why?”“Because when he turned over the leaf, he found his interest.”

  哈哈!

  这时候,日本游客们奇迹般地消失了,我说声再见,离开了19世纪的英国。

  可惜时间不多了,我只好匆匆穿过现代艺术展厅,后来从网站上得知,AGNSW的现代藏品也是一样的丰富,收列的艺术家更包括Sir Spencer、Kiefer、Kossoff、Max Ernst、Henry Moore、Joseph Beuys和Anish Kapoor!

  在INFO,我要了几本小册子,发现不久即将举办主题为Albertina: Old Master Drawings from Vienna的专题画展,展出Raphael, Bartolomeo, Duerer, the Carracci, Rubens, Van Dyck, Rembrandt, Watteau, Boucher, Fragonard等大师的作品,届时会有一系列的Lecture, talk, film和drawing workshop,每周六例行的免费音乐会更会相应上演16到18世纪音乐家的室内乐作品,演奏者是Australian Institute of Music的String Trios

  :-D

  出得展馆,天色已晚,商店关门在即,购物计划彻底泡汤,然而心情大畅!

  (AGNSW的网址: www.artgallery.nsw.gov.au )

  说明:

  The domain就在City, Opera House附近,皇家植物园东面,北起Mrs Macquaries Point(与歌剧院隔Farm Cove相望),南至Cathedral Rd/St(更大的目标是Hyde Park或William St)。我当时是从Darling Harbour沿Market St一直向东走,穿过Hyde Park到的。离那里最近的火车站是St James

  昨天下班为了避开Rush Time,又去了一趟Sydney Aquarium,用Concession Card打完折还嫌赚得不够,很没出息地在里面转了三圈,真的很好玩!特别是可爱的鸭嘴兽和小企鹅(企鹅家长们在草丛里睡觉,小家伙们偷偷溜到水池里游泳,好像小孩子半夜偷偷上网surf似的),怎么看都看不够,另外里面的“大堡礁海洋馆”主题区美仑美奂,是个绝对不能错过的地方,尤其是终点的那个“大屏幕”,音乐和灯光都气氛十足,这里的小情侣们可一定要在前面坐一会儿呀!我虽然是一个人,坐在那里都不想走了! :-P

  人造的艺术品还好用语言描述,大自然的神奇魅力却是无法言传的,还是亲自去体会吧!

  (唯一的遗憾是,在一面主题为“危机中的鲨鱼”的宣传墙上,赫然摆着一堆中国的鲨鱼食品/补品,和日本人的鱼翅晒场照片放在一起,虽然介绍文字写得很中性,但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上一篇:墨尔本生活录
下一篇:抵澳满月有感(关于成熟)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