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昆士兰州 > 黄金海岸

双人踏上澳洲的旅途

6月29日晚,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我和LG踏上了去澳洲的旅途,已经很多年没有两个人单独旅行了,而且还是一下子跑了生平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其实更确切地说是度假,我总认为只有去一些有底蕴的地方才称得上是旅行。

  这次我们搭乘的是新航的航班,和国内的航班比,新航的服务真是没得说,体贴、细心、周到、专业,真正做到让乘客有家的感觉,空姐漂亮空哥帅,制服也好看。飞机上的冰淇淋超好吃,连我这个不怎么爱吃甜食的人也流哈拉滋了。我们乘的是晚上的航班,在新加坡转机,上海到新加坡5个小时,中途转机5个小时,新加坡到布里斯班6个小时,当我们做了整整16、7个小时的空中飞人,到达布里斯班国际机场,已经是夜幕降临了。

  

  等待出境检查的人很多,我们选择了红色申报通道,因为包包里有吃的东西,之前有听说澳洲对食品入境的检查相当严格,如果你不申报而被查出的话,不但要没收,还要罚款。人在异乡,还是学乖一点吧,我自觉地把重重的行李放到了X光输送带上,那个检查人员笑着说我strong。出了机场,已经是八点多了,错过了去黄金海岸的最后一班火车,询问了机场的Information Center,有去黄金海岸酒店door to door服务的小巴,AU35/人,在等小巴的时候,拿了一大堆free的旅游小册子,事实证明,这些小册子对我们这次的自由行有相当大的帮助。

  小巴来了,司机很好,一直把我们送到酒店门口,还祝我们度假愉快,我和LG终于到了事先预订的Tiki Village International Resort,不过出了点小意外,因为我们到酒店已差不多10点钟光景,正如我预料到的一样,酒店的工作人员早下班了,而且大门也关着,LG一看上面写着Private Club,还以为走错地方了,正手足无措之际,有人来开门了。

  办完了check in手续,酒店工作人员跟我们说,他们白天工作到晚上6点,6点之后进出门就要用password了,连坐电梯也要password,password每月换一次,因为我们是6/30到的,所以第二天一早还要问前台要一下新的password,感觉有点像拍碟中碟,挺有趣的。

  房间很大,是Apartment的那种布局,分客厅、厨房、卧室,居然还有Spa,个记豪华额~~~虽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但毕竟做了十几个小时的空中飞人,还是先洗个澡,美美地睡上一觉,一切的一切都等明天醒来再说。

  King Size的床到底不一样,一觉醒来居然已经11点了,不可能吧,奥,原来澳洲东部的时间比上海要早2个小时。从客厅的窗户望出去就是黄金海岸运河,游览运河的游船就停泊在那里。因为住的是Apartment,所以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先到超市去采购一把,不能浪费了那个锅碗瓢盆一个都不少的Kitchen room。黄金海岸的主要商业区是Surfers Paradise,Tiki Village就在Surfers Paradise的主干道Cavill Ave的End,出了酒店,沿着这条街一直走,大约10分钟光景,就可以到黄金海岸最著名的Surfers Paradise 海滩了。所以我们酒店的位置可说是闹中取静,赞!

  事先有在网上查到Surfers Paradise地区比较著名的两家超市是Coles和Woolworth,我们找到了Coles,买了面包、通心粉、鸡翅、苹果汁、牛奶、酸奶,当然还有花生酱、番茄酱之类的调料,这个酒店可是不提供的。我跟LG说,终于有机会让我show一下我的厨房功夫了,他却不以为然,哎,知我者LG也,因为LG知道最后肯定还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他的。

  饱餐了一顿后,已是0多钟,翻到一本叫“吃喝玩乐”的旅游小册子,打了个电话过去,问现在还有什么节目可以玩,答可以玩“超级无敌大水鸭”,那是一辆水陆两用的旅游车,车头像鸭子的形状,游客坐在上面,既可以欣赏黄金海岸运河两岸的百万豪宅,还可以感受从陆上冲入水中的那一刻刺激。我们游览的时候正好是黄昏时分,夕阳的余辉映在一栋栋豪宅的外墙上,再倒映在水中,煞是好看!

  值得一提的是几乎家家门口都泊着私家游艇,有几户人家还停着私人直升机,资本主义真TMD地奢华!一直以为上海这两年发展得很快,物质生活水平已经可以赶超世界发达国家了,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看来还是得经常出出国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有崇洋媚外之嫌)

  夜幕降临,shopping时间到。一路沿着Cavill Ave往北走,一家家店逛过去,很多都是华人开的卖souvenir的商店,有好几次我们都被误认为是日本人,然后就听到我LG义正言辞的说“I’m Chinese, I’m not from Japan.” 我们走到一家叫Dolphin Center的免税店,相中了店里的羊毛垫和Koala熊,正在讨论价钱合不合适,突然旁边冒出一句上海话“阿拉店里价钿牢便宜额,个只考拉虽然是中国出额,但是侬乐中国是买勿到额。”这两天听惯了澳洲口音的英语,一下子听到乡音顿感亲切(这也是我们在澳洲遇到的唯一一个上海人),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虽然是老乡,砍价还是不能忘的),满载而归。

  黄金海岸每逢每个月的第一和第三个星期日在Broadbeach地区有个露天市集,叫Carrara市集,可以选购各种纪念品带回家留念。在集市附近,有一家大型购物中心太平洋购物中心,类似上海的西郊百联购物中心,吃的、玩的、买的都有,不过规模不如上海的大,本来嘛,上海是远东第一大城市,黄金海岸只是昆士兰省的第二大城市,比度假上海没得比,比购物还是上海好,所以什么也没买,只吃了攻略上推荐的Robison的icecream和Dount King的甜甜圈,不过so so啦。

  解过馋之后,我们去了木星赌场(Conrad Jupiters Casino),本想和LG大试一番身手,谁料到半个小时都找不到人兑硬币寄包,只能作罢。我安慰LG说可能是老天爷知道我们会输钱,故意阻止我们吧!善哉善哉!

  终于要去享受黄金海岸的阳光、大海和沙滩了,一路走过去,从身边飞驰而过的小汽车车顶上都载着滑板,一看就知道都是去冲浪的。街上没有一个人穿正装的,脚上要么凉鞋,要么运动鞋,要么赤脚,因为我们去的这个季节正好是澳洲的冬季,所以也有人上身穿着T-shirt+羽绒背心,反正所有的人都是一副休闲打扮,如果你在那里穿得一本正经,一定被人认为是外星人。

  走了大约10分钟光景,看到有几级台阶,拾级而下,绵延70公里的金色海滩赫然呈现在你的面前。黄金海岸最著名的海滩有冲浪者天堂海滩(Surfers Paradise),广阔海滩(Broadbeach)和伯利海特海滩(Burleigh Heads),我们去的是最热闹的冲浪者天堂海滩。

  坦白说,和东南亚甚至是亚龙湾的海滩比,黄金海岸海滩的沙不够白,不够细,不过黄金海岸顾名思义就是以金色沙滩见长,而且那里的浪很大,更适合冲浪而不是游泳。因为是澳洲的冬季,站在海边吹着阵阵海风,都觉得嗖嗖凉意,所以根本没勇气下海,不过黄头发蓝眼睛下海的还是很多,吃泡饭长大的和吃面包长大的到底还是没法比!

  沙滩上的海鸥特别多,看到你有东西给他们吃,他们就飞过来围着你,但是小嘴一啄到就飞走了,然后吃完了又飞回来,整整一上午我就坐在沙滩上和海鸥逗着玩,等海鸥都回家了,我就懒懒地躺在沙滩上,听着IPOD,看着LG和大海嬉戏。哎,一直对自己的三围不够有信心,不然也学老外穿着Bikini,涂着防晒油,在沙滩上晒日光浴,享受ing.等LG回来,也学着攻略上写的在沙滩上写下“这里是黄金海岸”几个中文字再加上我和LG的名字。

  我们住的酒店每逢周一有个Welcome Party,提供自助晚餐,也可以让你有机会认识一下你的邻居。我和LG去得比较早,酒店经理Belinda把我们介绍给一对老年夫妇,交谈中知道他们从布里斯班来,知道我们从上海来觉得很惊讶,因为中国人很少去澳洲旅游的,特别像我们这样就两个人自由行的。后来又来了一对中年夫妇,从新西兰来。男的是篮球教练,几年前带队去过上海,女的是护士。

  我们六个人就组成了一个临时team,酒店准备了一些即兴节目,还有抽奖活动。结束的时候,Belinda让其中一个家庭的小孩来向每桌客人回收做节目时用的小铅笔,让我和LG大为赞叹!物质水平那么发达的国家居然对一支小小的铅笔也要再次利用,而且他们不经意地从小培养孩子有这个习惯,所有的好习惯真的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把时间都留给了大海、阳光和沙滩。享受啊。

  暂别一下大自然给我们带来的休闲时光,我们要去体验一下澳洲的城市风光啦。我们参加了布里斯班的精华一日游,布里斯班是昆士兰省的首府,澳洲的第三大城市。

  一早,我们在酒店斜对面的黄金海岸Transit Centre上了一辆旅游大巴,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就把我们送到了美丽的布里斯班。我们先去了一家名叫“Breakfast Creek Hotel”享用buffer早餐,发现那里的很多餐馆或是酒店外墙上都标着“XXXX”,原来这是澳洲最著名的一个啤酒牌子。我们散步在著名的南岸公园,看到好多家庭都带着自己的孩子参加游园活动,好多鸟类也像我们一样在笃笃悠悠地散步,和我们一起享受着南半球的阳光。

  沿着布里斯班河边一直走到维多利亚大桥,过了桥就到了布里斯班最热闹的商业区,相当于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只1个多小时,我们就已经把澳洲的“南京路”逛了个遍,途经市政厅和圣约翰大教堂,圣约翰大教堂下午3点关门,我们到的时候快关门了,所以就在门口张望着,这时旁边走来一位神父模样的人,对我们说“Welcome to coming”,态度很友好。然后我们沿着Turbot Street转到Rome Street,回到布里斯班的Transit Centre. 一路堵回黄金海岸,已经夜色降临。

  我和LG心血来潮,想去看看夜幕中的黄金海岸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又往海滩方向走,快到的时候,突然发现海滩边整条街都星星点点,原来是每周一次的Night Market,真是意外收获。夜市都是当地人自己制作的一些手工艺品拿出来卖,很特别,价钱也公道,我挑了好多买回家作纪念。走到夜市尽头,竟然还发现有人堆了一个鳄鱼沙雕,相当逼真!

  最精彩的留在最后,最后一天安排去心仪已久的大堡礁。我们参加了当地旅行社组织的“大堡礁生态体验一日游”,早上六点出发,这是我们在澳洲唯一一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因为事先已跟旅行社讲好,当晚要到布里斯班国际机场回上海的,所以我们两个一早就把行李都带着等侯在酒店大堂,等车子来接。

  没想到导游第一次来我们酒店,错过了还不知道,打电话跟我LG说回头再来接,一见面连说Sorry,自我介绍叫Michael, 我们上了车,没想到都是日本人,只听到Michael跟这帮日本人叽哩呱啦开起日文来,我们问他怎么日文讲得那么好,他说在日本呆了十年,找了个日本女孩做女朋友,然后他说要跟我们学中文,我们说那你找个中国女孩子做女朋友就好了。

  一路开过去,沿途最后一次再欣赏一遍黄金海岸的美丽街景,车开了大约半小时光景,听到海浪的声音,又看到海了,而且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我LG跟Michael要求下车拍日出,得到一车日本人的赞同,其中有个日本女孩主动提出帮我和LG拍合影,还问我们是不是Honeymoon。

  车开到了布里斯班国内机场,我们乘上了连飞行员一共才14人的喷气式飞机。第一次做小飞机有点紧张,但飞到空中后,一路俯瞰一个个岛屿,紧张早就抛到了脑后。我们去的是大堡礁的珊瑚岛,飞机一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换潜水服,乘坐玻璃船开出了岛屿,先从玻璃船底观赏了水中色彩鲜艳的珊瑚和各种各样的鱼,然后开始浮潜,我是第一次浮潜,有点害怕,一直坐在船舷上不敢下水,没想到那群日本女孩子一个个看上去都瘦瘦弱弱的,却都毫不犹豫地扑通扑通跳进了水里。

  坐了一会,我也心痒痒了,不管了,下水再说,可还是没习惯用嘴呼吸,併住了呼吸,一会儿就浮出水面了,几个反复之后,有点经验了,开始欣赏海底的各种生物,珊瑚礁、海星、海参,颜色很丰富,煞是好看,还发现了“海底总动员”里的Nemo,超可爱。一直在水里扑腾,饿极了,上了岸之后,赶快恶补一顿美味的自助海鲜,完了又去喂了珊瑚鱼,节目精彩之至!

  结束了大堡礁之旅,Michael把我们送回到布里斯班国内机场,在飞机前我们分别和Michael和飞行驾驶员留了影,最后跟他要了名片,没想到他名片上印的是海岸护卫队的。接下来,一辆豪华房车和专职司机等着我们,再把我们送到布里斯班国际机场,绝对是豪华之旅。到了机场,黄昏时分,我们的飞机是半夜起飞的,连check in的时间都没到,我和LG就一直坐在Departure Gate口,看着一批批送行的客人。

  

  

上一篇:黄金海岸名不虚传
下一篇:在黄金海岸感受到的亲切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