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首都行政区 > 堪培拉

圣诞节游堪培拉

从悉尼开车去堪培拉总共268公里, 三个小时的车程.从我们家去堪培拉, 如果想走近路的话需要走M5, 那是一段收费的高速公路(如果绕路而行的话可以避开它, 真正去堪培拉的那条高速公路其实是全程免费的), M5收费3.3澳元。我们一来想走近路,二来也想看一看澳洲的高速公路是怎么收费的,所以决定走一走看一看。远远地看见收费站了, 好几个车道并列而排。其中有两个车道是付纸币需要找钱的, 还有两个车道是车主准备好了正好的硬币, 不需找钱的, 另外还有两个车道是给有卡的车准备的,就是说有的人常走这条路的话会买张年卡, 贴在前档车窗的前面, 有了这张卡过那条通道时不需减速, 可以直接冲过去,通道上方的红外线检测系统会自动检测车窗前贴的年卡。如果检测不到的话(也就是说你本身没有年卡,也走了那条通道), 检测系统会有照相机把你的车号拍下来, 你就等着罚单寄到家吧。这里的电脑管理系统非常严密,如果你不交罚款的话,到期你的驾照就会被吊销了,如果你还不予理睬的话会有更严厉的罚款, 没准儿你还会被警察抓去蹲监狱呢。

  我们因为准备了正好的硬币,所以走的是扔硬币的通道。车开到通道口减一减速,但不需停下来, 通道口有个像漏斗的装置,把手里的硬币往里一扔, 硬币就自动掉了进去, 前方的红灯变成了绿灯,车就可以加速通过了,这样的确很快很方便。

  上了去堪培拉的通途以后, 沿途风光伟阔壮丽, 旷野的草原了无人烟, 偶尔可见有成群的牛,羊,马在青草地上悠然自得地吃草。视野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并不高, 但绵延无绝。有些像邓肃的词:“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时值盛夏,这里虽然没有红如丹砂的枫叶,但这种山远天高的感觉却是何其相似。 有些像在新疆的感觉。每当这时就会觉得自然之伟大,人类之渺小。

  虽说去堪培拉的高速公路是一条道走到黑, 路况也很好, 但还是存在着潜在的危险因素, 那就是袋鼠。由于沿途两边全都是大片大片茂密的灌木林, 森林环境又被很好地保护着, 因此这里也是袋鼠们的乐园。袋鼠们常常会有横穿高速公路的时候, 它们又不知道躲避疾驰而来的汽车,因此常有袋鼠被汽车撞死。我们一来一往之间, 就看到了大约十来只横尸路边的袋鼠, 大部分都是小袋鼠, 只有一只大一些, 很是可怜。如果真的撞到袋鼠的话, 其实不止是袋鼠可怜, 汽车也很可能会报废,甚至翻车。因为大袋鼠的体重可能比一个成年人的体重还要重, 加上高速公路上的汽车速度又很快, 所以其实是很危险的。lg一直不让我在车上打盹, 帮他注意看路上是否有袋鼠出现。不过白天应该不是袋鼠活动频繁的时候,晚上可能会更危险。

  三个小时的车程以后,终于进入堪培拉市区了。

  1901年, 澳大利亚六块殖民地结为联邦。这时, 悉尼与墨尔本两地围绕着谁是澳大利亚的主要城市问题发生了激烈争执。两地一番较量之后,建国元老们作出了在距两地同样不便的地方创建新首都的妥协方案, 从而解决了这一问题。因此,新南威尔士南方高原上一个不知名的小山谷便被选作了建都之地。

  由此可以想见,堪培拉并不是一个商业发达,发展成熟的城市,她是一个随意构想出来的城市,因此她安静,恬淡,座落在群山的怀抱里,温柔而美丽。如果说悉尼像一颗闪亮的钻石,引人注目,充满活力的话,堪培拉就像一块璞玉,虽不闪闪发光但却温婉可人。如同一句词:“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堪培拉最令人难以忘却的,是人们呕心沥血的建筑杰作。 最气势磅礴,别出新意的当数新国会大厦(new parliament house)了。 大厦建在首都山的一侧,背靠着苍郁的群山,呈辐射发散状,大厦的顶上有一个巨大的尖顶,如同外星来客的飞行器的几个支脚落在了地球上。奇妙新颖的构想及雄伟的气势足以令人折服。另外,大厦内部也装饰有许多精妙的工艺作品,大厦于1988年启用,耗资10亿多澳元。

  国会大厦前方不远的地方是伯利·格里芬湖(Lake Griffin)。湖中央建有库克船长纪念喷泉,喷泉水柱高达140米。湖畔垂柳依依,青草茵茵。我们中午就坐在湖边厚厚的草地上野餐。清风吹过,伴着喷泉随风而来的些许水汽,看湖的对岸,被笼在水雾之中的国家图书馆,国家展览馆,高等法院,以及远方屹立的国会大厦,湖中嬉水的海鸥(我们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湖边会有这么多海鸥呢?),正是“杨柳丝丝拂面,此心到处悠然,寒光亭下水连天,飞起沙鸥一片。”

  在湖的北面有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它与国会大厦隔湖遥遥相对。这也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建筑杰作。同样气势壮阔,两边相对的结构,灰扑扑的色调,矮矮圆圆的屋顶,如同监狱铁栏一样的高大的窗,使人感觉分外压抑,也许这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意图,这就是作者心目中战争的概念。这个馆内收藏了各种遗物、武器、文件和照片,据说这是世界上藏品收藏最完备的博物馆之一。

  遗憾的是,由于我们去的那天是圣诞节(12月25日),所有的公共设施全部关闭了,我们不能得以一一进去鉴赏。并且,同样由于是圣诞节,堪培拉市中心也是“门庭冷落车马稀”,仿若一座空城。虽然在堪培拉见到的人屈指可数,但他们都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使我们真切地感觉到了那里淳朴的民风。堪培拉市中心的道路是环行系统,这种道路系统常会使大意的游客来回兜圈子,我们也不例外。为了走近战争纪念馆,我们在市中心的环形路上来回地转。这时远远走过来一个当地人,看到我们车速很慢,好像有点东张西望的样子,他马上就主动走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迷路了,然后就很热情地指给我们正确的方向。

  听说堪培拉的市区及周围有大片大片的落叶树林,到秋天的时候树叶会变成红色或黄色,景致美丽迷人。我想,即是只为再看一看沿途“暮霭沉沉楚天阔”的这种壮丽,堪培拉也是值得再游一次的。

  

上一篇:南十字星下的生活
下一篇:一个中国护士的澳洲生活日记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