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斐济 > 斐济

迷醉在天堂里的海

如果有人问你,海是什么颜色的,你会说:是蓝色的。

  如果有人问我,海是什么颜色的,我会说:它有很多种色彩。

  斐济的海是五颜六色的,那是天堂里的海。。。。。。

  2005年10月2日 斐济南迪机场/Hideaway酒店

  飞机徐徐下降,离开飘渺的云海。透过舷窗,已经可以看到我梦中的天堂。斐济的两个主要岛屿--Viti Levu和Vanua Levu就在眼前,它们象晶莹剔透的绿宝石,镶嵌在浩瀚的南太平洋上。银白色的海浪,在无边无际的湛蓝中画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只是惊鸿般的一瞥,我已经为她的美而迷醉。。。。。。

  Bula(斐济语“你好”), Flower(花), Sulu(很象裙子的斐济传统服装), Song (歌)and Sea(海),是斐济给我的最初印象,也是记忆里永恒的印象。

  斐济人是美的使者,他们喜欢美,男人女人都戴花。有趣的是,花还是结婚与否的标志。未婚的将花戴在右边,已婚的则戴在左边(此行前在网上看到两边戴花表示已婚的说法显然有误)。

  斐济的男人是穿裙子(sulu)的,而在这之前,我只知道苏格兰的男人穿裙子。

  在南迪机场,我们初次领略了闻名已久的“斐济时间”。不到六十人的乘客,出境用了近四十分钟。不过,热情而浪漫的斐济人不会让你无所事事的捱过时光,他们用动听的吉他和歌声带走你的焦虑与无奈。“Bula!”四个穿着Sulu,耳边戴着鲜花的斐济男子,一边大声地向我们问好,一边弹着吉他,唱起风情浓郁的民歌。

  我们下棍的酒店在Viti Levu的珊瑚海岸,离南迪机场较远,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酒店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名字,叫Hideaway,英语是远远躲藏起来的意思,Logo(酒店的标识)是一只藏身在贝壳里的寄居蟹。

  我们这些“寄居蟹”的家叫“Bure(发音象‘布瑞’)”。Bure是指当地传统的茅草房,我们的Bure只是借了个虚名,不是真正的茅草房,而是一幢幛独立的小洋房,一幢两户,有Ocean View(海景房)和Mountain View (山景房)两种。我要的是海景房,离海不过六七米远。房前花草葱郁,椰树成荫,门前还还有棵玉兰树,玉兰花正含苞待放,一切都那么令人赏心悦目。

  走进“寄居蟹”的家,里面的装饰和陈设很简洁,但是舒服而休闲,每一个角落里都散发着浓浓的海洋的味道。色彩斑斓的鱼的图案,从床上一直“游”到你的墙壁上。让你觉得自己是一只真正寄居蟹,而你的家就是这绚丽多彩的海洋。

  斐济人爱花,他们会在你盥洗室的卫生纸上都插上一朵当地的国花--漂亮的扶桑花,让人无论在房间的哪一个角落,都有一种愉悦的心情与感动。盥洗室的窗是木质的百叶窗,温暖惬意的海风不时吹来,让舒服的感觉从发梢直传到脚趾尖。最爽的是你可以一边享受舒服的热水淋浴,一边欣赏一望无垠的大海。

  斐济人的节奏象慢吞吞的蜗牛,在这个南太平的岛国,时间似乎没有了意义。特别是吃饭的时候,平均每半个小时上一道菜。在斐济的第一餐花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其实我只不过点了一份主菜和一份甜点而已。而当你抱怨的时候,他们会嫣然一笑,对你说一句,“No rush, it’s Fiji time(别着急,这是斐济时间)!”而你也只好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回报一个微笑。在斐济吃饭,别忘了尝尝当地的啤酒“Fiji Bitter”,4度,酒如其名,比燕京啤酒还要苦些,但口感不错。

  午后的阳光洒在海面上,闪着粼粼波光。“人影窗纱,是谁来折花?”想着蒋捷的那首词,我也摘了朵花,象当地人那样戴在耳边,赤着脚在海滩上散步,吹着海风,享受着天堂里的从容与宁静。

  在斐济,重复频率最高的词汇不是英文的“Hello”,而是“Bula”。一天要说上百遍。沿途遇到的每一个斐济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也无论距离你有多远,都会热情地跟你说“Bula”,而你也总是象个应声虫似的回之以“Bula”。于是乎,边走边说,直说得你由起初的兴奋渐渐底气不足,声音嘶哑。

  岸边的海水清澈透明,有很多的小鱼,“皆若空游无所依”。如果你在海边趟水的话,你会发现在这里海星随处可见,宝石蓝的颜色,非常漂亮。

  晚上的时候,游过泳,躺在自家门前的躺椅上小憩。朋友爱喝茶,连精致的紫砂壶和茶杯都带来了。上好的乌龙,香气直沁心脾。品茗听涛,椰风树影,星河欲坠。那种感觉,真的象在天堂一样,让你忘了疲惫,忘了烦恼,忘了工作,忘了家。

  于是我深深地吸一口斐济纯静的空气,然后感叹:这才是生活!

上一篇:泡在蜜月天堂里
下一篇:塔妙妮岛蓝色珊瑚礁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