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南澳大利亚州 > 凯恩斯

凯恩斯历险记

我们坐飞机来到了凯恩斯,这是离大堡礁最近的城市。沿途皆为热带雨林,据说当时正逢雨季,到处给人湿湿的感觉,连我们住宿的酒店的被褥都给人一种潮湿的感觉。凯恩斯这个城市给人的感觉小巧玲珑,最多也就像上海一个区那么大吧,有很多免税商品,商店营业时间也较晚,据说这里的人工特别贵,所以一般日用品要比其他地方贵。我在城里没见多少游人,较多的是韩日的游客,三三两两,提着购物袋。这和我想象中熙熙攘攘的旅游胜地完全不一样,而是静悄悄的。没想到宁静的背后埋伏着危险啊!

  第二天,我们出海了。天气很好。

  

  上了“太阳恋人”号双体客轮,广播里反复着讲解着这次出海的具体游玩内容,据介绍,航行时间大约一个多小时,到海上珊瑚礁群后客轮会停泊在固定的浮台上,游客可以随意挑选游玩项目,有潜水、坐玻璃底船看珊瑚等,很令人神往。我虽然不会游泳,但对大海还是充满热情的。以前对坐游轮航行还是心之神往的。

  上船后我觉得船有点晃,而且看到每只桌子上像摆餐巾纸一样放着大摞的呕吐袋,心里有点怕怕的,以前去温州好像晕船过,但那是小船,但又想,这是双体大客轮,开动了应该就不晃了,而且那么多人,这又是旅游项目,没有什么身体方面的特殊规定啊。坐定下来,看看四周的游客,绝大部分是亚洲人,也有老外,更有老人,也就心定了。

  船终于起航了。老天,救命!第一分钟我就有反应了!我最不愿有的感觉来了,那是坐“海盗船”那种高空游乐项目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人被抛了起来,虽然我知道自己仍坐在椅子上。我一开始拼命忍着这种感觉,双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作深呼吸,但渐渐不行了,越来越难受。这才刚开始啊,“嘉年华”最多1,2分钟,这里要一个多小时啊!如果我有法术,让这船马上掉头回去;如果我们签证顺利,现在已经在新西兰了也不用在这里受罪;如果有谁把我打懵,让我暂时失去知觉。

  广播里这时反复地说,今天海上风浪较大,可能要比平时晚15分钟到达海上浮台。晚15分钟?!我多一分钟都要死过去了!我开始呜咽了,眼睛紧闭,(不敢看浪头,那样反应更大)蜷缩成一团,原来抓住扶手的手变得软弱无力了。船在大风大浪中奋勇前进,浪头越大船被抛得的越高,我也就越发“死去活来”。难道要体验到大堡礁的美丽就先得这样?

  同船的一部分游客也和我一样,出现了晕船的症状,他们纷纷拿着船上提供的呕吐袋在那里吐哇吐哇,我一开始没吐,就把呕吐袋套在嘴上,后来也不知看到有人吐了,也不知对袋子闻多了味道过敏,还是,,反正终于也忍不住了,吐了出来。这时,马上有工作人员第一时间感到,取走袋子,递给我餐巾纸,又马上给了我一个袋子。真是训练有素!(在那时我就看着这些工作人员安慰自己,人家天天这样出海上班,身体嘎结棍!)不过后来听同伴说,这次风浪是很大,连很多船员都趴在甲板上一动不动了。

  更气人的是,同船有个上海人大概见多识广,身体素质特别好,一路上脑子清醒也就算了,还不停的大声讨论船与海面的仰角,称自己一次去厦门,遇大风浪,比这次厉害多了,一会看见船头,一会看见船尾,一船的人都倒在床上了。。像只知了,我晕!!

  我下定决心不能再坐船回去了,看到有人登记坐直升机观光,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叫出来,“我要坐直升机回去!”同伴中也有人不行,与我有同样的想法,导游急人所急,马上替我们登记好了。没想到在这种情形下“观光”大堡礁,也算是一种冒险吧。

  我们的导游很体贴,先说笑话给我们听,分散我注意力,接着看我不行了,拼命掐我手心的某个穴位,然后在颠簸的船上来回替我倒水喝。边上其他团一些感觉还好的港澳同胞看我惨样,主动让我坐到船的中间,还给我清凉油涂。这些都是好同志啊,让我以此文对他们表示忠心感谢。

  终于,终于到了。船停靠在大海中央的浮台上了。游客们可以在3个多小时里,吃自助餐、坐玻璃底船观赏珊瑚礁、潜水等。我振作精神,洗漱了一下,宛若新生。稍微吃了点蔬果,就上浮台。

  许多人在浮台上已经整装待发了,穿着泳衣准备下水。我看到一对日本年轻夫妇,他们在仔细替自己的两个孩子涂抹防晒霜,一会儿,专门提供给孩子们游水的区域就热闹起来。孩子活动区就设置在浮台一侧,用网状钢丝围起来固定,孩子可以在里面安全的游水,并可以和误闯入的鱼儿嬉戏。

  我们坐玻璃底船稍微看到了一些珊瑚,坐潜水艇啥也没看到。在潜水艇里,一个上海中年男游客还差点又要呕吐。

  我们登记了坐直升机“观光”回去,工作人员叫我们去登记,讲了一些安全注意事项,还分别称了我们的体重。直升机好像也不安全啊。

  

上一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凯恩斯
下一篇:凯恩斯是个不错的度假之地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