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南澳大利亚州 > 凯恩斯

凯恩斯半空漂流记

  靠近赤道的凯恩斯一派热带风光

  

  临海的无边游泳池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直升机调转方向往海的上空飞去,于是街道、房屋和雨林中的瀑布都统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脚下像丝绸一样柔软的海面。几分钟后,我们降落在海中央的一座洁白沙岛上,潮水湿润了眼睛,脚趾埋在温暖的沙子里,香槟的气泡扑扑跳动,唯一欠缺的,大概就只是会唱歌的美人鱼了。

    海中私密沙岛

    在凯恩斯的那几天,恰好碰上台风过境,原本清澈的海水被雨水搅得浑浊不堪,于是不得不取消原定的潜水计划。“我们这儿这样的天气一年不过一个星期。”每个人见了我都表示遗憾。

    不过在直升机上看海,不能潜水的遗憾便立刻烟消云散了。飞机以贴着海面的角度飞行,不会错过海水翻卷起的任何一个小波浪。一个个小巧的沙岛散落于海中,潮水为它们围起白色的花边。在海水与海水之间,是大大小小的珊瑚礁石,错落有致。海水冲刷大堡礁的边缘所形成的白色弧线,一直延伸到未知的远方。飞机师颇为自豪地介绍说,这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长的珊瑚礁群,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如此壮观的奇迹竟是由微小的珊瑚虫创造的。

    几分钟后,飞机师将直升机降落在海中央一个小小的珊瑚岛上,他邀请我们在沙地上小歇片刻。这个无人岛屿只有落潮时才会露出水面,一群海鸟是这里除了我们外唯一的客人,这种天人合一的私密感换了谁都会欣喜不已。也许是天气已经转好,即使换了视角,也能看见海水分层明显,远方的绿和近处的蓝有着清晰界限,把脚整个埋在沙里只觉得一片温暖,而四周静得只有潮水涌动的声音。飞机师一边倒酒一遍若有似无地透露“我曾经带过新婚夫妇来这里看落日,那真是美啊……”一句话让我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象起此地日落的胜景了。

    热气球上的田园画卷

    搭乘热气球则是另外一重体验,虽没那么刺激,却更梦幻。当我看见巨大的热气球像臃肿的怪兽一样睡倒在凌晨的旷野中时,深觉此刻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湿地走向它们的我,正在进入一个《绿野仙踪》的世界。

    完全靠自己爬进一米多高的气球篮子是这趟旅行的必要条件,爬不进篮子的人,将被拒绝搭乘。这绝不是开玩笑,热气球向来被认为是一项运动,在着陆或碰到紧急情况时,人们要作出一系列动作来自我保护,因此,对搭乘者的身体素质有着小小要求,倒也合情合理。

    在用煤气几番充气后,我们的气球终于缓缓上升了。此时太阳已经出来,整个田野在慢慢苏醒,清晨的白色雾气弥漫在丛林上方,跳跃在田间的袋鼠正在努力寻觅它们的早餐;在飞过一条小河的时候,我看见热气球的影子投射在旷野中,像一颗小小的心脏;早起的农夫则站在园中,向天空挥手大声说早上好——好一幅标准的田园画卷!

    热气球的驾驶员除了为气球充气外,还要负责气球的移动和降落。由于热气球完全倚靠气流漂浮,因此每个驾驶员都是专业的天气学家,也就难怪全澳大利亚只有三十个人持有热气球执照了。

    三十分钟的空中漂游很快过去,不过游戏还没有结束。降落后,乘客要把十几米高的气球收到袋子中去,“最好的办法是给它一个拥抱”——工作人员向我们示范如何把气球快速弄瘪的方法,几个顽皮的小孩子更是一0坐了上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总算搞定了这个大家伙。

    欢迎进入雨林世界

    凯恩斯的颜色大致分成两种,蓝和绿。前者是大堡礁而后者是热带雨林,前者拿来观赏而后者则适于探险。

    去热带雨林要先搭缆车。这里的缆车建于1995年,当年建造时,为了不打搅这片雨林,所有的材料都是由直升机运来的。缆车以颇为倾斜的角度沿着山坡缓缓上升,回头望,郁郁葱葱的绿色雨林与远方闪着微光的海让人感觉好像到了美剧《迷失》中的那个人迹罕至的小岛,只有当瞥见山脚下街道上不时驶过的车辆时,才觉得自己离现代文明世界还不算太远。

    凯恩斯拥有大片保持着原始状态的热带雨林,藤蔓覆盖的森林茂密湿润,可以想象走在下面肯定不见阳光,纯粹的原始野趣。从缆车的起点到终点间有两个小站,游客可以在附近的雨林里随意参观。一下车便闻见空气中满溢的植物芳香,雨林蛙的叫声高低不一,同行的土著导游颇为有趣,介绍起传统捕鱼用的有毒树木滔滔不绝,让人大长见识,于是就连缆车上所见的那一点点文明世界,顷刻忘得一干二净了。(来源:法国《欧洲时报》)

  

上一篇:新西兰:魔幻的国度 安静的生活
下一篇:我的深沉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