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斐济 > 斐济

驿居苏瓦

 苏瓦从1882年起作为斐济的首都,有百余年了。当初,英国人定址苏瓦为首都,据说是因为这里常年雨水较多,有点象伦敦,上街要常备雨伞。那会儿,纳迪也是候选地之一,最终应该是苏瓦风灾较少而获选中的。(斐济处于热带亚热带边的大洋上,类似台风那样的“气旋”(cyclone)常年不断,这些气旋多吹往纳迪那边的西部,而较少从苏瓦这边的东部经过。)

    苏瓦被“宠幸”做了首都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村落。百年之后,它已成了南太平洋的第一大城,有接近八万的人口,不但只是斐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且是整个南太平洋的经济和文化中心。 可你别以为这个“中心”就了不起了,它的繁华商业区也不过纵横五百米;区内的所谓繁华也不过是有些大型超市,众多商铺,政府机构和几幢高楼;而高楼也不过是多为十层以下的,十层以上的不出五幢。在这个“区外 ”呢,都是楼高不过三层的大片的住宅和如使领馆之类的特殊建筑。但这个 “区外”却非常广阔,延绵十数公里呢。

  

    如果你不太强求“自由奔放”而只是计划旅行的话,在纳迪安排好住宿车程,你大可以在沿线走走停停住住,省却自己开车呢,因为这辆车在各大酒店都上上下下其他的游客(都经事前安排好)。苏瓦的酒店比起纳迪要少了许多,而且贵,而且生意不好。倒是各种档次的汽车旅馆(motel),或叫公寓式的酒店大行其道,星罗棋布。这些旅馆规模较小,公共设施不多,倒是房间里的设备却较齐全,厨房厕所冲凉房都有,挺适合住一段时间的。

    清早起来,还可以到坡下不远的街心公园去散步。走在因人少显得有点懒散的街上,还时常被汽车“让先”,很有一点自由自在,目中可以无人的感觉。原来,这里的交通法例是如果遇到要过马路的行人,汽车必须停下来让行人先过。我们每回都要司机招手让我们过才敢动用这条法例,还常常惊讶有些肆无忌惮的行人“横冲直撞”,让汽车尖叫着在他们面前急停下来。

    苏瓦的天空非常美丽,湛蓝湛蓝的天幕,无云,无瑕,景物凸印在前,整个象一幅色彩鲜艳的大油画。你若对着这样的景致,不一会儿,定能生出无穷的痴想来。

    一个雨后的早上,我们“背”着这么幅大油画,去参观斐济博物馆。走过乱草丝生,落叶残枝凌乱,但却鸟语花香的奢士顿花园(thurston garde- ns),博物馆到了,大门前的绿叶红花和腐朽的老树桩头“谋杀”了我们不少的胶卷。

    进了博物馆,我们“铙有趣味”地逛了起来。这个博物馆很大,展示了出土的史前斐济人的古董到近代的欧洲人探险遗物,以及十七、十八世纪中国人到斐济的文物,印象颇深的还是一套清朝的长衫马褂。在英国人统治斐济以前,尤其是远古,斐济人还真有吃人的习惯。他们的先祖用一个小凿子,将人的脑顶凿穿,再用小勺子探进去,一勺一勺舀出脑浆来吃。古斐济人吃完了人脑,便把人肉拆骨煮了,或者晒成肉干吃。他们吃的都是战俘或别族的“贡品”。这些小凿子、小勺子博物馆里有展示。

    如果到苏瓦西出60公里的太平港(pacific harbour)去参观古斐济文化,又是另一番领受。在那里,每逢星期二、六,这里都举行一个“行火者”(fire walker)的表演。据说,“行火者”是斐济一处小岛秘夸(beqa)的特产,“世界上”只有这处的人可以“行火”(fire walking)。实际上,他们的表演是预先烧一堆石头,撤去柴火,做一通祷告巫术,走过这堆烧了许久的石头,在石头上呼叫一番。看上去似乎很玄妙,实际上绝不比咱们的内气功深奥,这样的表演,如何比得上“枪尖剌喉”,“睡针床”之类的剌激呢。

    在苏瓦的日子,似乎一点儿也不紧张的,好象手里有用不完的时间,虽然钱不会用不完,但省一点花就是了。象是松松散散的过日子,时间却没有浪费。

  

上一篇:初到纳迪
下一篇:“未开化”的塔维尼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