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斐济 > 斐济

斐济旅游

在斐济的旅游,插曲不断。更甚之,在最后一天,行李都被偷了。但这一切都不影响我对斐济的印象。

   最后一次用中国护照,结果进关的时候,生生被扣住了半个小时。最后都开始查我身上带了多少现金!站在通道前面,一张张的美金数给检察员看。后面排着长长的一队老外,神头伸脑地,以为我在行贿。

   过境时候的尴尬,晚上一杯太平洋风情的鲜榨果汁就把其的郁闷抛在了九霄云外。我们‘下踏’的旅馆叫做‘Nadi Bay Hotel’。这里名副其实就是给西方游客开的地方 - 旅游味道浓烈。餐厅,酒吧应有尽有。虽然没有别的国家那样豪华,设备齐全,但和一帮洋人躺在游泳池边,也会让你误以为这就是人家天堂。在斐济,狂欢和音乐好像从来没有收场的时候。但如果你没有那种参加聚会的心情,在这种旅游区,你就很难能找到闲静的地方。因为在斐济人心中,旅游就是狂欢,度假永远与音乐相伴。

   Nadi,是斐济唯一拥有国际机场的城市,座落在斐济岛(Viti Levu)的西部。斐济岛西部较东部干燥,是产糖的好地方。百年前,英国人贩运印度人来到这里建立制糖工场,以致现在印度人在斐济的比重达到40%。大街小巷,你都可以看到印度人的身影。尤其在西部,印度歌曲,电影充斥市场。

   对Nadi印象并不深刻,类似典型中国的中小型城市。其实这个比喻并不恰当,因为所有斐济城市的类型都似于此。而我在乎的并不应该是体积,而是文化。

   Nadi西边的海域上,大大小小的岛屿,都被政府联合私营开发为度假区(Resource)。我们选了一个最近的,也是面积最小的(South Sea Island)住了下来。如果你是跟着旅游团去FIJI,大部分的行程就是在这几个岛屿度假区。每天住上一天,隔一天换一个地方。我和我的朋友庆幸我们选择了South Sea Island - 听说别的岛都是狂欢至彻夜不睡,甚至第二天早上醉醒在沙滩上。因为这样的经历,有那么几次就够了。South Sea Island,你走一圈大约用10分钟或者更少。岛中有一个两层楼的木屋建筑,上面是卧室(Dom),下面是餐厅和酒吧。游泳,划船和潜水的器具应有尽有。

   我和朋友交了一天的钱,但实际上,我们呆足了两天。捡到便宜,我们当然高兴的不得了。两天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和睡。在沙滩的躺椅上,我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从白天到黑夜。睡‘累’了,就去游泳,和那些七彩斑斓的鱼一起享受海的凉爽。 到了饭点儿,岛上的工作人员,开始弹吉它唱歌,呼唤岛上的游客来享用食物。十来余人,听到歌声,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岛的四面聚到岛的中央的长桌前。一桌人,仔细数一数,七大洲,五大洋的代表占全!

   筵席要散了,总有些不舍得。像初到岛上一样,岛上的工作人员用吉他与歌声给我们送别。那天,海的颜色是灰色的。

   船靠岸,已经是黄昏。漫无目的的情况下,我们坐上了当地‘城际小巴’,面包车很简陋,但是就是这样的交通工具,连接着城市之间。我们从西边的城市NADI 出发,横穿 FIJI岛,直奔首都SUVA。 FIJI的高速公路是开80的,这和当地的路况相符。就是在这样的路上,我们的车在黑天的雨夜里,以一百二的速度行驶着。旁边的朋友在摇晃中打着迷糊,我则一点睡意都没有。幸好旁边的FIJI女人,一路聊天过来,否则会闷死。

   到了SUVA 已经是晚上九十点钟,跌跌撞撞找到了一个HOTEL。说是七八十年代的风情,进去一看简直就是港片里毒贩交易的场所。于是好一阵郁闷,什么也没有吃,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整个城市浸在雨中。雨并不大,步行无需打伞。FIJI岛东部比起西部,要潮湿的多。热带国家的夏天,又是在这种湿度的环境下,你觉得啥‘欲’都没了。两顿饭没有吃,我竟然也不饿。

   FIJI城市人的生活,也就是如此了。虽然也有游客,但是先对于西部的开发区,这里没有那么多白人和当地印度人,而真正是FIJI人的天下。城市在 2000年1后,显得有些苍老,就像政府旧址被火熏黑了的墙壁。看得出来,FIJI人很想把首都搞得更现代化一点,而结果在我这个中国人的眼里,只是一种不平衡的冲突。

   走在街上,人被热浪冲得晃来晃去。一心就想往有冷气的屋子里跑。FIJI国家博物馆竟然没有冷气,卖纪念品的屋子是唯一开着空调的地方。前一天,在沙滩上睡觉,两个腿晒得红里发紫,走起路来,生疼。实在受不了闷热得气候,于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就躲回了旅馆,预备着,等太阳落山再出发。当地人一再警告,晚上出门一定要打车,听起来,这是严重的安全问题。站在街角等车,一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人站在远处的地方冲我们喊, “You, Come!Come!” 吓得我们哆嗦。赶快跳上一辆出租,司机大佬一脸无奈认为我们在和他开玩笑,因为我们要去的饭店就在对面。

   第二天,在SUVA租了一辆车,徘徊了一个上午。去了大学,超市等地方,我感觉像在考察。对于旅游,我的观点是‘去更多的地方’,但是对于去哪里,我就没有很多的挑剔。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没有考虑就动身去了FIJI古城 ?C Levuka。 又是坐当地的‘土交通’。Bus-船-Bus,晃晃悠悠,有些当年‘上山下乡’的感觉,艰苦,但也充满新奇。于是乎,疲劳则非显得那么重要了。

   游击队般地来到了这个被世界遗忘的城市。说它被遗忘了,是因为整个市城仍然保持19世纪的面貌。尤其是后来FIJI改了首都(Levuka原先是Fiji 的首都),城市的所有发展都停止了。 这种停止持续了100年,而且仍在继续。 全城唯一与世界相联的地方,是一个海鲜制品基地。上上个世纪,日本的渔场,上个世纪,美国的工厂,在这个新的世纪,还在运作着。

   我们入住了FIJI最古老的HOTEL, 建于18XX年。最深刻的印象是,英式床上吊的蚊帐和Indiana Jones式的全木窗户。住在那里,感觉就像住在博物馆,处处文物,处处可观,楼下,Snooker桌子是我们的唯一夜间乐趣,也是‘典雅’十足。要不是,隔壁‘录像室’里播放I Robot,我才确认自己仍停留在二十一世纪。

   在LEVUKA的第二天,有些行军的感觉。或者,我可以形容这种滋味为‘下乡体验生活’。

   们跟了一个当地人自己组织的‘一日游’旅行团。全程一行只有六个人,把我算上4个来自新西兰,两个来自欧洲。 坐着卡车到他们的村庄,看了,也体验了他们的生活。然后翻山越岭地,走路就走了4个小时。我脸上客客气气,心里早就抱怨连连,这还都远没有吃饭来得恐怖。他们为我们准备的食物,看起来脏得难以下咽,苍蝇蚊虫还一边乱飞。看着身旁一干老外吃得津津有味,我还必须表现出满意和赞赏的样子,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我容易嘛!

   对于阶级的感触是我一天以来最大的收获。在村庄里,大家饮着那种Fiji传统的‘泥土酒’。我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看到了一个传统社会的缩影。十几岁的孩子,因为可以做酒,而如此自豪,频频向我投来炫耀的眼光。当我们老生常谈生活标准的时候,你如何去评价他们的生活呢?他们是满足的,是幸福的,虽然在我们看来,等级以及贫穷是如此的可怕。但是,我还是大胆地断言自己的生活是更加的幸运和幸福的,因为我们有着选择权,因为我可以轻易地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去过他们‘自由’的日子,而这种他们则难以选择。刹那间,我感觉到一种满足,这种满足是建立在攀比之上的。

   对于这种生活,我们没有止足。我们的旅行仍在继续。‘Caqalai Island’’是我们的下一站。我们行船40分钟来到这里。所见到,所感受的一切和电视上看到的‘效果’一模一样。我们正好赶上了当地旅游学校的实习,所以特别的午餐绝对是特别的丰盛,龙虾和各种鱼类应有尽有。我们更加有幸看了当地的舞蹈。不知为什么,作为到上唯一的亚人,我尤其地受欢迎,这是少有的,我感觉自己像个明星。晚上的篝火,FIJI人热带风情的歌唱,像夜晚满天的繁星,印象深刻。

   我们最后再次回到了SOVA,Raintree Lodge是我们全程享受的最后一站。Resource是给外国人开的,而Raintree则是Fiji 当地人周末享受的地方。浓密的热带风情的林子,走在里面呼吸的是有氧空气。当地的年轻人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从高处跳进深潭,向我们尽情展现着自由的美好。

   赶回程飞机的早上,又坐当地的‘公交’从SUVA赶回NADI。虽然我所有的行李都在BUS上被人偷了,但是坐在飞机上的我,脸上还是透着满足的喜悦。

  

上一篇:斐济:太平洋的小包厢
下一篇:斐濟景點--首都Suva蘇瓦篇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