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斐济 > 斐济

斐济华人的“拜公山”

   在斐济住了这么久,因为生意搬迁的缘故,维蒂岛几个城镇都住过,华人社区的活动,如清明拜山,也少不了要参加。当地华人称之为“拜公山”,没有到过华人坟场,是体会不到那一种精神上的震撼的,烈日晴空下的异国土地上,布满了造型各异的坟墓,荒草掩盖的墓碑,歪扭的铭文,经岁月风雨磨蚀已难辨认。每念及曾经有这么多的华人,在斐济付出过青春年华与血汗,直至他们走完漂泊人生的最后一程,仍然未能回到自己深恋的故土家乡,我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失落与惋惜。可幸的是这里的华人仍保持拜山的习俗,在缭绕飘升的香火之中,地下的先贤可享用丰盛的供品,并保佑侨社华人的平安繁盛!

    由于各埠华人都有自己的拜山活动仪式,故为文记载之。

    一

    西北区芭城的华人坟场有两处,一位于城郊山顶,只有几处未及搬迁的墓。而另一处则面积甚广,地势平缓,由于受到“华人坟场管理委员会”的悉心管理,花草繁茂,庄严肃穆。近二十多年均由陈瑞洲打理, 每年将清明活动收支明细,广寄海外华人亲友知照,并亲手填描每一块墓碑,其热心不可多得。记得1999年大选,刘先生参与少数民族联合党的竞选,芭城的华人,便是趁全埠拜山之机,在坟场的“送别亭”欢迎刘与联合党的其中几位负责人。 见到贴在“送别亭”内的竞选人海报,对此别开生面的助选,联合党的1之一菲烈·肯不禁连声兴叹!

    当年芭埠侨领杨宙遇车祸去世,举殡当日清早,便从监狱提出数名囚犯负责掘墓,我在十一时许先行到坟场巡视,发现竟掘错了地方,遂即纠正,待下午一时许灵柩车队徐徐驶入坟场大门,汗流浃背的囚犯还在赶工呢。为杨老扶灵的车队长达里余,不少当地政界名人为其执绋,他的丧礼极尽哀荣。

    芭埠华人拜山,每年都租用同一部巴士,是部老到可进博物馆的老爷车,而带领我们的也是位比这部老爷车还老的曹伯,他不厌其烦地领着我辨认坟地,解说每位先人的来历身世,像是在翻开一页一页历史。曹伯与林伯是“冤家”,每次拜山都一路笑谑顶嘴,争论“谁先走一步”! 谢天谢地,他俩谁都未走,林老定居在纽西兰南岛安享晚年,曹伯仍住芭埠。

    二

    我从芭埠迁到劳托卡后,也参加了拜山活动,这里有两处华人坟场,一在糖厂附近,规模较小;另一在城郊柱拉萨区,面积不小,大部份华人先贤安葬于此,该坟场不例外地也建有“送别亭”,不过大家比较喜欢下到半山的大树边,在树荫下举行拜祭。劳托卡华人比较细致,拜山时凡华人墓碑必上香一炷,从不遗漏,而分派烧肉水果是按捐款名单每人一份的。这处坟场发生过罕见的盗墓事件,据说是因为在入土前烧冥纸,酷似美钞,令在一旁窥伺之宵小起了贼心,当夜即来盗墓。

    搬去那迪的那一年,则见识了华人拜山的另一面。那迪华人坟场离麦当劳近在咫尺,这里拜山活动每次都有百多两百人参加,场面十分热闹,而且有许多卷头发黑皮肤的土著男女前来参加,他们都自称有中国血统。拜祭活动一般在上午举行,由老侨领头,各华人依次上前上香。记得一年,笔者正在鞠躬,忽闻身边一位老太念念有词:“先人保佑我啦,中番1一百万!”当时真忍不住要大笑,顺便恶作剧地轻声祈诉:“还有我呢,少些也无妨,三四十万就可以了。”只气得老太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事后也觉得自己太过份了一点。除了例牌的烧肉水果酒水,那迪拜山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开赌,有麻将也有1,人头踊踊,好生热闹。

    三

    苏瓦华人每年清明重阳举行的春秋两祭,已成为侨社历年来之重大活动。每年在两祭之前,组织者都会发出通告,呼吁各界侨胞到指定商号捐款,然后由有关人等操办拜祭物品,届时则集合各侨胞同往华人墓地“拜公山”。

    近年的两祭由华人协会指定一个只有三四人的小组负责,参加拜祭的侨胞一般都在五六十人左右。其实从保存下来的资料看,十多年前,无论工作人员还是参加者的人数,都比近年要多。仅举1988年4月3日春祭为例,当时的工作人员就有:谢池着、谢杰、邝光球、邝国参、余国明、余联、邝锡焕、马炳佳、马源芳、余烈钧、邝耀槐等11人之众。制作供品的地点在着记面包炉,从晨早六点忙到下午五点,准备的供品亦很丰富,这一年参加捐款的侨胞有164人,共捐得666元。

    每年两祭后,都会派代表预留供品送往“刘神父之家”,慰问寄住于彼之孤寡贫弱老人,每年这个时候, 平日吃不着什么好东西的老人,都会很开心,笔者去过几次,都被老人紧握着手,涕泪交流,连声道谢,那一刻我深切体昧到,对丧失工作能力而又无人赡养的老人,多一点关怀和爱心,是十分十分有必要的,这一个慰问老人的传统应该坚持下去!这件颇有意义的工作是历年从未间断的。

    苏瓦有三处华人坟场,哇露比、山顶与那仙奴。通常拜山是先到哇露比,然后上山顶,最后到那仙奴,一日之内拉着大队跑三个地方,脚程是很紧的。

    位于苏瓦山顶的华人坟场有一凉亭,乃政府所建。而九咪华人坟场在1988年以前,却没有供华人拜祭、举丧使用的凉亭。侨胞到该处拜祭、举丧,只能在墓地间一片空地上席地而坐,进行仪式,如遇天雨,则要用胶布履盖供品,诸多不便。侨社中热心人士有见于此,遂于1982年6月倡议在九咪华人坟场建立“先人亭”,发起人计有:郑观陆、邝光球、余启志、邝国民、司徒泽波、钟松、谭添财、邝立创、余国明、谢池着、陈汇初、任兆辉、马灿辉、余其祥、马源芳、邝培绍等。

    1982年11月14日,侨社在苏瓦逸仙学校召开了斐济全体华侨华裔会议,一致赞成在九咪华人坟场建立凉亭,并推举出“九咪先友墓地建亭委员会”,主席:郑观陆,书记:邝光球,理财:谢池着,正协理:余国明,副协理:马炳佳。委员会随即在侨社发起捐款活动,得到广大侨胞热烈响应与支持,有关侨领亦向政府部门呈报建亭申请。本次会议决议在《斐济国民月刊》上发表。

    但是,这一申请最初未获政府批准,侨领余汉宏等多方奔走,经过全体侨胞多年的合群努力,1988年5月,建亭工程终于动工。余汉宏先生热心效力,负责雇人、进料、监工诸事宜,而邝光球先生则出钱出力,居功至伟。在各界努力推动下,设计精美,坚固实用的九咪华人坟场“先人亭”终于落成,并在1988年10月16日,假当年秋祭之日举行落成典礼。

    九咪先人亭的建立,是斐济侨社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合力协作的行动,体现了侨心的凝聚。弹指间十几年过去了,在岁月风雨的侵蚀下,该亭今已残破,华人协会今又担负起责任,并由承建逸仙学校牌坊的张北雁义务修葺,以期尽快令其焕然一新,以彰显斐济侨社薪火代代承传,永续不断。(作者:(新西兰)孙嘉瑞)

  

上一篇:斐济:时间是用来浪费的
下一篇:杂技英豪在斐济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