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布里斯班

关于布里斯班大堡礁的体验

说到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国人往往会想到凯恩斯,不错,凯恩斯是去往大堡礁的最著名的入口据点,很多国内旅行社的澳洲游线路都会包含这一站。但是,凯恩斯并非是去往大堡礁唯一的入口。好多天了,一直在忙着,现在趁着放大假,完成我的澳洲背包游的最后一部分吧,关于大堡礁的体验。

  实际上,大堡礁是绵延在澳洲大陆北方热带太平洋中的一条大约2000公里的珊瑚礁岛群,与之对应的,澳洲大陆上有一系列的中小市镇可以作为前往大堡礁的入口据点,最南端从阳光海岸以北就可以开始了,凯恩斯位于大堡礁地区中部,离南部地区比较远。从经济性和时间上看,从澳洲南部旅游地区专程飞往凯恩斯去玩大堡礁不划算,我这次是从布里斯班乘坐了四、五个小时的Greyhound Pioneer巴士,经过阳光海岸去往Bundaberg,这是大堡礁最南方的一个入口据点。

  

  还有一点要说一下,去大堡礁就是为了潜水看色彩斑斓的海底珊瑚世界和各式各样的热带鱼,所以潜水是不能省的。但潜水真的很贵喔,要准备好足够的银子,还不要太心痛了,免得破坏好心情。 不过我的体会是,这些银子花得很值!

  一般来说,潜水(不是包括浮潜)有两种选择,如果你是初次参加潜水,那可以参加当地的潜水训练course,一般会到设备比较齐全的岛上或大的潜水船上,享受潜水乐趣的同时还可以拿到有效期不等的PADI潜水执照,缺点是时间比较长,至少三天到一周,另外还会有一些限制(安全考虑嘛);如果你已经有潜水执照了,那恭喜你可以有另外的选择了,你可以参加一些比较专业的潜水团,这些团一般是当地的专业人士或潜水俱乐部组织的,出海到比较偏远的珊瑚海域活动,水下的风景非常丰富,潜水活动也比较专业,比较自由,还安排有比较刺激新奇的体验。我这次参加的就是后者。

  第一天上午8:30从布里斯班长途车站乘灰狗巴士出发(84澳元),下午0多到达Bundaberg,很小的城市,在汽车站可以看到一个牌子:大堡礁从这里开始……,出来看见街上不少比基尼MM,有些还是穿着特别省布料的那种,身材那个好啊,害得我鼻血狂喷,差点失血过多而死,呵呵。一路上还可以看到一些光膀子的肌肉酷哥。

  事先当地朋友介绍我参加了一个一天一夜的潜水团(5次潜水,325澳元含食宿和器材,好心痛银子喔)。下车后电话过去,立即有车来接,十多分钟后到了Burnett Heads Harbor附近的一幢小屋。和很年轻的船长Groof见面握手,聊天时告诉他我刚在黄金海岸取得了一个短期的PADI的Open Water潜水执照(花了我300多银子外加3天时间),但实际经验很少,他听了很高兴,说正担心我没有潜水资格,因为在澳大利亚潜水要先取得执照,而同往的其他几位都是潜水master了(还没出发就打击我的自信了,哼哼)。他说会让船上的水手兼潜水教练Rum多关照我。他又很热心地打电话安排我到港口附近的一个潜水训练点再练习练习(有熟人介绍就是好啊),说我们的船还没有回来,晚上十一点出发。

  Rum开车带了两幅装备载我到那里,带着我练了一小时,讲了一些要领和经验,水下手语、应急自救,环境判断什么的,那么多专业词汇听得我迷迷糊糊。教练说很满意我的状况和进展,呵呵,让我自己先玩着,他两小时后来接我。他倒挺放心的,幸亏旁边还有两个培训班十来个人在练着,不然我一个人心里可真有点胆怯呢。快天黑的时候,浑身湿漉漉的我守着二个空的气瓶儿在路边等他了。Rum的车开过来,一见面说没想到我居然还活着,我顿时晕倒!回到码头附近,找了家店请他吃晚餐,他要的羊肉我要的烤袋鼠肉,袋鼠肉很粗,象老牛肉,加两瓶VB啤酒总共30澳元,不算贵。

  晚上8点多回到码头,其他五位都到齐了,都二、三十岁的样子。大家相互认识,他们分别来自芬兰、美国、意大利和智利。大家坐在海边聊天等船回来,和不同口音的英语聊天真是太费脑细胞了,也插不进他们的话题,我竟躺在沙滩上睡着了……

  哎,谁在踢我!睁开眼睛一下子坐起来,意大利小伙说可以出发了。晕晕乎乎回屋里扛上行李还有一些其它用品,跟着船长走上栈桥。嚯嚯,好爽,居然是一条约20米长的双桅杆白色帆船喔,还这么漂亮,像电视上帆船赛的那种耶,立刻来了精神。

  船长向我们介绍船上的设施和在船上的规矩,舱里每人分了一个垫子,算是床了,自己找地方睡觉。鬼佬们上了船立刻倒头就睡,只有我兴奋得从船头到船尾走来走去。轻微的马达声中,船出港了,很快使入一团漆黑的夜色中。我坐在船头的海风里,感觉船在海浪里起伏,眼前是漆黑的海水和夜色,让人有被无边的黑暗吞噬的恐惧,头顶却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密集的繁星,从来没想到肉眼竟可以看到这么多的星星。坐了不知多久,终于扛不住了,回舱里睡觉。

  也许是太兴奋,也许是不适应陌生环境,晚上睡得不太好,早上6点多钟我就起来了。走到甲板上的清新空气里,船正处于自动巡航状态,在泛着霞光的深蓝黑色大海上破浪前进,真是新奇难忘地体验,这是我第一次在海上航行。

  Groof和Rum也起来了,在前甲板准备气瓶,我也过去帮忙,一个一个地把钢瓶接到空压机上充入压缩空气(这样的气体只能用于浅水潜水)。接着又把几套的潜水装备:保温潜水服、铅腰带、蛙鞋、充气夹克、面镜、呼吸器等一一展开分组铺在甲板上。乒乒乓乓的声音把其他人也都吵醒了,出来一起帮忙干活,气氛立刻活跃开了。在船上,大家都只穿一条短裤,赤膊赤脚,还好我平时在健身房练了一身结实漂亮的肌肉,加上刚在冲浪者天堂晒出的深古铜色皮肤,和这帮西洋帅哥在一起一点也不逊色,不会给咱中国男人丢脸的,哈哈!

  干完活儿回舱里吃早饭,烤面包片、牛奶咖啡、花生酱和苹果,还不错。

  8点多,船停在一片珊瑚礁(Holmes Reef)附近,Groof介绍说此处距大陆超过了120英里。这里的海水呈浅蓝绿色,极其清澈,看起来这船犹如悬浮在空气中一般,水下一米多深处,五颜六色的珊瑚正密密麻麻地铺开来。船开到第一个潜水点处,大家开始穿戴行头,保暖潜水服可真不容易穿进去,弄了半天也拉不上来,皮肤都拉红了,后来教练帮我往里弄了点水才穿上,又围上铅腰带,穿好蛙鞋,戴上面镜,背上气瓶和呼吸器,哇,这一身装备好沉喔。

  我们跟着Groof和Rum下水,向深处游去。热带海洋的海水非常温暖,能见度很高。周围是一片浅灰绿色的氛围。Rum做手势让我停止下潜,我看了一眼潜水表,36英尺,大约11米深,耳朵和鼻子有压迫感,但还好。我和Rum停留在海底一座小山的山脊上,其他人顺着山坡继续下潜到将近30米深处。我周围,繁茂的珊瑚伸出长长短短的触手随着水流挥舞,珊瑚丛中,各式各样,成千上万条大大小小的鱼往来穿梭,我一眼就看到了有白色和棕色条纹的Nemo——《海底总动员》的大明星,个儿头好小喔,赶紧和它打个招呼。在此处潜了有半个多小时,相机的防水套好像有点漏耶。

  来到第二个潜水点,这是海底的一座很大的锥型珊瑚礁,从水下30多米处一直上升到离水面3米处。大家都不太愿意穿很麻烦的潜水服,好在海水温度足够高,船长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他们也不想穿,呵呵),只围了铅腰带。

  这回他们让我跟着一直到了20多米的海底,然后绕着这堆礁石盘旋上升,一样是无数的彩色的鱼和奇奇怪怪的生物。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两条蓝黑色的鳐鱼正扇着翅膀,拖着又细又长的尾巴从我们身下滑过,还看见龙虾把身体小心地埋进海底的沉积物里,兴奋得朝他伸大拇指。此处的珊瑚更加多姿多彩,还看到几种大型的珊瑚虫,仿佛身上插满了彩色的软管。置身此处犹如倘佯在国家地理的画卷里。此处潜了一个多小时,绕着珊瑚礁转了四圈,穿过了一条珊瑚隧洞。(从此处开始我超过了潜水Licanse的限制深度,回去让他们补发我Advanced的执照,呵呵!)

  中午船开到露出水面的礁盘附近,我们跃进水里游泳上岸。这是一个被细碎柔软的珊瑚沙覆盖的纯白色的小岛,大约400多平方米,没有任何植物,露出水面最多半米,有时候一个大点的浪过来,整个小岛就被淹在膝盖深的水里了。

  Rum在船上准备了好吃的海鲜饭送到岛上,用各种海鲜加鸡肉和大米做成的,非常鲜美。我们就坐在滚烫热带阳光下的小岛上吃午餐。有时候海水淹过来,就把盘子浮在水面上,撒一点食物在水里,立即引来无数的鱼在身边游来游去,真的很有趣。

  一不小心,海水进到盘子里了,只好吃很咸很咸的海水饭了。不一会儿,背上就被滚烫的热带阳光烤得生痛,后面几天又要脱皮了……,我问Groof我是不是第一个到这个岛的中国人,他说肯定是。我呆了一下,赶紧游回船上,从背包翻出几枚一元的人民币钢蹦,一个猛子扎回到海里,把它们埋在几堆珊瑚石下。希望N年后被人发现时,知道已经有中国人来过了,呵呵。一帮鬼佬看着我上上下下,不知道我在干嘛,很奇怪了样子,呵呵。

  午饭后,船开到礁盘的边缘,这里有一处很宽的珊瑚墙,色彩斑斓的珊瑚礁垂直插向无底的深海,这里是潜水爱好者的挚爱处,可以向下挑战自己的极限。我们每人背上两个氧气瓶,下水了。

  我依然停留在20多米的深度,呼吸有点费力。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发现鼻梁处有点发青,Rum说是正常的,适应几次就不会有了。Rum和Groof跟过去照看他们了,留我一个人在此处,还好他们都在我的视野之内的下方。抬头往上看,明亮的阳光穿透海面直射下来,变成了蓝色,周围的亮度明显不如上两次,身体下边好像是无底的黑暗深渊。我们的船就悬在头顶上方。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闯入一个热带鱼群之中,成千上万的几寸长的热带鱼密密麻麻游在身边,旋转、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非常整齐,好像有人指挥,宛如在举办一场舞会。

  鱼身上的鳞片在阳光中一闪一闪的反射着白光,如同无数的雪片在身边飞舞,不时有鱼从我裸露的皮肤上擦过,那感觉真的很奇妙。在鱼群里游了几分钟后,这群小鱼如一块舞动的绸缎飘进蓝黑色的深海,消失得一条也不剩了,就如同它们忽然出现时一样。此处我下潜到90英尺,约27米,是我的最大深度了,两瓶气都差不多用完了才浮上来。

  上船后Groof张开三角型的帆,借助风力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另一处珊瑚礁。Groof从冰箱里拖出一桶事先准备好的鱼块,洒到海里,不一会儿,船周围就聚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鱼来吃食,很明显有几条是鲨鱼,身体超过3米长,好像不是那种恐怖的大白鲨,还有黑色的一米多长的剑鱼。其他几个人都很兴奋,迫不及待地跳到海里和鲨鱼同游。我有点犹豫,和教练Rum一起在船上看他们。那些鲨鱼看起来好像不会很危险的样子,因为我觉得它们的嘴巴没有那么大。那几位手上直接拿了几条鱼,喂到鲨鱼嘴边,然后快速收手,鲨鱼只顾自己吃食了,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Rum和Groof鼓励我也下去试试,并说这些家伙很温顺,不会出问题的。那就下吧,豁出去了。下到水里立刻感觉不太好,这些家伙在水里看起来好像更大了,嘴巴也不小啊。两条鲨鱼忽忽悠悠游过来,我的心立刻开始砰砰乱跳,逃都没地方逃了。忽然想起国家地理上说过,鲨鱼能够感觉到水中的人的心跳,并判断你是否害怕,然后决定攻击与否,这下心跳得更厉害了。还好,鲨鱼们到我这边转了一圈,看我这边没什么油水,一调头,又找他们去了。勉强在水里呆了十分钟就上船了,不好意思,我漏怯了,呵呵

  在等待最后一次夜间潜水时,试了几次呼吸管潜水(Snokeling),立即感觉到了差别。Snokeling就是戴上呼吸管,人漂在水面上,把头埋到水里看水下的景色,基本上仍然属于近距离旁观;而Diving则是戴水下呼吸器潜到水底,是身临其境。

  夜幕终于降临了,重新穿上全套潜水服,每人背上一具强光水下聚光灯,一起跃入黑漆漆的大海。夜间的潜水的确感觉不同,眼前被灯光照亮的地方依然是繁茂鲜艳的珊瑚,鲜活的各式各样的海底生物,而背后则是巨大的黑暗紧紧跟随,其中仿佛隐藏着无数的危险和恐怖,无处可逃。

  我们几个人手中强光提灯所射出的光束在不远处即被黑暗完全吸收,我们象是几只萤火虫在暗夜里挣扎飞行,让我感觉到自身的微不足道和自然界的强大神秘。游了一段时间后,身心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慢慢放松下来,并融合到这黑暗中,感觉自己好像是某种黑暗势力用来窥视世界的一只眼睛,很奇妙的感觉。这种兴奋、惊悚又放松的感觉真的很美妙,现在还让我回味……

  都回到船上后,船长启程回航。晚餐是海鲜大餐,居然有烤金枪鱼肉和煮龙虾,还有其它一些不知名的海鲜,虽然做得很一般,但绝对新鲜美味。晚上十点多回到Bundaberg。我的澳洲之旅也基本上结束了,后面回到布里斯班,取道新加坡回国。

  

上一篇:领略布里斯班风情
下一篇:布里斯班八天游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