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澳洲旅游网 > 澳大利亚 > 北部行政区 > 北领地

北领地,感受生命之石

南半球6月的初冬,天蓝风阔,阳光灿烂。从机场到酒店,一条简洁的公路描述着这里单纯而质朴的生活。我站在赭红的沙土上,呼吸着干燥而纯净的空气。终于踏上心仪已久的澳洲内陆荒原,心头不禁荡起一丝柔软的感动。
  

  1 沉睡的乌鲁鲁巨石

  下午4点,艾雅斯岩度假村,沙漠花园宾馆。站在房间的阳台上,就能看到传说中的乌鲁鲁石(又称“艾雅斯岩”)。据说自恐龙时代起,高348米、绕走一圈要9.4公里的乌鲁鲁就静静地躺在澳大利亚浩瀚的红土地中心。这块世界上最大的石头,每天随光线的变化而改变颜色,因而成为全世界旅游狂热分子的一生必游之地。

  巨石前面,沙漠橡树傲然挺立,越野车和各式旅游车辆一溜排开,扛着相机的各路人马各就其位,静候日落的降临。大家静静地忙碌着,像在迎接节日的盛典,紧张而隆重。

  渐渐,烟霞四散,夕阳慢慢坠入奥加山脉黛色的阴影里。夕阳如血,荒漠中的乌鲁鲁巨石如一颗通透的宝石,变幻着颜色,独傲中带着君临天下的霸气,燃烧着万载传承的祝福。

  地质学家鉴证,这是地壳运动的结果;科幻小说家想象,这是外星人的遗迹;而澳洲原住民却坚信,这是万年传承的圣土。于是,它那并不嶙峋的棱角里,透出了一种神秘,一种灵气,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超然怪异”。

  攀登乌鲁鲁,在当地土著人眼里是对天神的冒犯。但当地人并不强硬粗暴地禁止,因为他们了解到很多人单是为此而来。

  攀爬只能从一个规定的地方开始。在入口处,用十余种语言(包括中文)劝告游客不要贸然攀登这块圣石,措辞诚挚且坚决。然后是规定日落后半小时到日出前半小时不能爬,刮大风不能爬,下雨不能爬,太热不能爬,太冷不能爬……最后说到目前为止有34人攀岩死亡,剩下就请你自己决定。当地法律同时禁止游客从这个大土包上取走任何一块石头作为私人纪念品。

  导游Ray说,尽管乌鲁鲁立着“禁止采石”的标志,然而每年在至少50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中,许多人仍会趁管理人员不注意,偷偷拣走或砸下一块红石藏进包内。公园管理人员也拿这种“1行为”毫无办法。有趣的是,这些被窃走的石头最后又源源不断地从世界各地被寄回到乌鲁鲁公园,一名德国旅游者寄还了一块重达7.5公斤的石头。谁也搞不懂他当时是怎样将石头带走的。我们在乌鲁鲁土著文化中心惊讶地看到许多寄件人的附信,上面称这种红色岩石给他们带来了坏运气,因此他们决定将它物归原主。这是环保告诫,还是确有神灵?

  2 沙漠深处的烛光晚宴

  一切从夕阳下的didgeridoo(丁者里度,当地一种长筒状的土著乐器)乐声中开始。原住民艺人呜咽绵长的乐声像风吹过林梢,吹向远处的乌鲁鲁石。此刻,天空灰蓝且沉,乌鲁鲁变换着最后的颜色,由红转紫,最后黯然投入黑暗之中。倒上香槟,大家举杯互祝快乐平安。来自不同国家的人,萍水相逢,共赏美景,转瞬即散,这让大家都有了一点哲学家的伤感。

  暮色四合,乌鲁鲁石前赤红的空地上,早已摆好精致的餐桌。白色的台布配上银色的酒器,旁边还放着体贴的取暖加热器。白色蜡烛下,一丝光晕在摇曳。

  这顿自助晚餐叫“寂静之声”(SoundsofSilence)。谁说乌鲁鲁的旅程就是苦行僧式的?除了可以尽情领略红色沙漠粗犷原始的壮美,这个看似蛮荒之地还为游客提供了舒服豪华甚至是奢侈的服务。在篝火旁的烛光里,我小口啜饮细长高脚杯中的香槟,享用着北领地的著名海鲜barramundi(珍珠龙鱼)、袋鼠肉、鳄鱼肉、鸸鹋肉、原野沙拉等充满浓厚的沙漠风味的美食。据说获奖无数的“寂静之声”是乌鲁鲁最受游客欢迎的项目之一。

  夜渐深沉,酒足饭饱之后,灯火倏然熄灭。手持天文手电筒的女天文学家指着天空比画,用磁性的声音向我们述说星座名字、位置,还有它们背后的美丽传说。那些单词太深奥了,我们并不能完全明白,只能连猜带估地在天空中搜索属于自己的星座。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南十字星的清辉下,在夜虫的呜叫中,与500万颗星星深情对望,我已万分满足了。

  仰望苍穹,一条milkway(女天文学家的说法)横在头顶,那应该就是银河吧。我之前只在稻城亚丁的小村庄看过如此璀璨美丽的星空。肃寂的荒原之旅,就这样沉默在一望无际的邃密里。

  

上一篇:休闲点:南澳慢生活
下一篇:慢半拍在阿德莱德
元芳正在关注以下资讯:

.